自贸区:“一带一路”的经济引擎

2017-09-13 11:07來源:亞洲金融風險智庫作者:梁偉健 蔡華榕 陳詩琦
分享到:
文章附图

由於新技術革命、智能化製造和大數據的興起,中國傳統優勢(廉價勞動,價格數量優勢)的降低以及中國在全球貿易規則中參與的不足,中國開展建設自貿區(FTZ)可謂是大勢所趨。自2013年國務院正式批准及創建我國首個自貿區—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以來,我國相繼推出一系列對外貿易優惠政策且著手規劃其他自貿區加大對外開放的步伐。中國自貿區是我國經濟昇級版的引擎,為當下「一帶一路」的緊密開展提供助力。


自貿區的重點產業發展方向


自貿區與「一帶一路」的投資建設密不可分。「一帶一路」強調基礎交通建設,繼後將掀起基礎設施的投資潮。 筆者認為, 自貿區應重點發展以下產業,以突出我國的產能優勢,從而有效地進行對外貿易。


(1)水泥業


國內水泥產能利用率近年持續下降,至2014年衹有70%,低於歐美等發達國家。根據估算,隨著「一帶一路」的實行,亞太區域未來十年基礎設施的投資需求將接近50萬億人民幣。龐大的的交通基礎設施為水泥行業帶來新的需求空間,並且為水泥行業打開國際大門,將水泥行業的技術和管理經驗輸出到國外,從而提高水泥產業的利用率。


(2)鋼鐵業


鋼鐵業近年於國內供過於求,一度需通過壓縮產能以及控製鋼企數量以緩解產能過剩之矛盾,而「一帶一路」則為國內鋼鐵業帶來第二春,在「一帶一路」沿線中,鋼鐵淨進口國佔70%以上,可見「一帶一路」將為鋼鐵帶來更多需求,同時由「一帶一路「所帶動的基建投資潮將使鋼鐵上下游產業受惠,鋼企可從中獲得更多出口訂單,消化國內目前多餘的產能。


(3)煤炭業


全國煤炭市場於2012至2014期間連續下行,國內市場需求不足,導致煤炭價格持續下跌。於2014一季度所作的調查,90家大型煤炭企業佔80%均為虧損,可見煤炭業已經接近全行虧損的局面。但在「一帶一路」戰略方針下,煤炭企業則找到窘況中的出路。大量的基建提高鋼鐵、建材等高耗能產品的需求,隨即拉動煤炭在生產鏈上的需求,同時在「一帶一路」的路線中有不少國家為煤炭生產國,例如蒙古、俄羅斯等,企業亦可趁機與他國企業建立合作關係,共同發展煤炭及其他業務。


國外自貿區對中國的借鑒意義


上述產業是否能通過「一帶一路」政策平穩較快發展,取決於我國自貿區是否有利好政策、豐富經驗。而我國在自貿區的建設方面起步較晚,因此應該充分借鑒國外自貿區的經驗與教訓:


(1)自貿區選擇依據


「一帶一路」在路線選擇上注重城市與其他國家之間的商貿關係,以達到自貿區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形成「對接」關係。例如,第三批自貿區申報地區中的雲南是中國通往東南亞、南亞的窗口和門戶,一旦入選,將會成為我國實施印度洋戰略的龍頭;而連雲港則因其與韓國、日本的歷史淵源成功入選中日韓自由貿易區候選城市,與天津、青島共列為最具優勢的三大城市。而國外在進行自貿區的談判和簽訂之前,亦會重點考慮自貿區的貿易是否會對本國經濟造成沖擊。 例如,美國政府會向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USITC)、學術界、政府及私人部門徵詢意見,綜合考慮國家安全、競爭條件、就業等多方面因素,從而避免自貿區建設後對美國就業及產業的反作用。


(2)突出資源優勢


智利能夠吸引日、美、中、澳等大國與其簽署自貿區協議的重要原因就是它豐富的資源。智利是產銅大國,年產量佔全球總量的35%;森林資源、漁業資源也尤其豐富。中國也是這樣一個資源豐富的大國,例如中國豐富的稀土資源,以及本文前面所論述的煤礦資源。 因此,中國可以借鑒智利的經驗,充分借助自身的戰略地位和戰略資源的優勢以吸引其他國家進行自貿區的談判。


(3) 政策開放程度


中國的自貿區尚處於起步階段,中國境內功能最全的自貿區「試驗田「—上海自由貿易區—相比於國外的自貿區來說,開放度不夠、協同性不足。首先,上海自貿區一直強調要「可複製、可推廣」,因此重點推出其他自貿區可「傚彷」的政策,而不能充分利用其地域及產業的優勢。其次,區域小(僅28平方公里)、產業單一也是開放度不夠的表現。相反,巴拿馬科隆自貿區—西半球最大的自由貿易區—則正真實現了「三大自由」:貨物進出自由、投資自由、金融自由。在巴拿馬科隆自貿區,「免稅」及稅收優惠政策幾乎可以應用於所有的商業活動(例如:進出口稅、區內銷售稅全面,外資公司無需對所獲股息繳稅)。對於任何一個自貿區而言,衹有開放規模、開放程度足夠大,開放時間足夠久,才能真正繁榮。


21世紀絲綢之路的建構,就如以上所述,基建必然為首要投資,才能夠使往後階段的貿易及投資順利進行。因此,首輪資本將很大可能投放於海陸兩路中之發展中國家,以進行基礎建設的發展。尤其與中國接壤之國家,目前不少地區例如老撾、緬甸及越南等等皆有道路工程及鐵路工程上馬,以連接雲南境內。若在兩地之間進行投資,企業則可利用自貿區作為融資平臺,通過境外直貸或外保內貸等方式向銀行進行融資。而國內銀行亦可考慮先與當地銀行開展合作關係,以便為雙方企業進行貿易融資之平臺。當然在融資方面銀行不僅僅限於貸款,就過往討論過的銀行混業經營,銀行亦可以以金融控股公司身份涉獵其他金融業務,例如證券、保險或其他方面,為企業客戶提供更多元化的融資方案。


而銀行在進行貿易金融業務時則需注意一些風險的管理。彙率變動所帶來的必然是其中不可忽視,由於彙率的變動,有機會導致貸款成本增加,提高貸方違約風險,銀行需在之前對貸方進行貸款評級,衡量其現金流及風險承擔能力,尤其對於以上可能成為重點投資人的行業,銀行需先瞭解其業務及行業前景,從而決定企業的信貸等級。同時隨著人民幣結算的出臺,銀行亦可在跨境金融方面與其他海外銀行合作,推出更多新金融方案,例如,資產證券化,並於海外市場進行融資活動,或者是一些對沖產品,供企業客戶避險等等。但亦需注意企業有可能從融資方案,例如內保外貸中尋求套利空間,銀行需在這方面建立風險識別以及風險管理的框架,防止企業通過這方案調回海外資金迴流套利。


結語:


自貿區為銀行提供一個更好的對外平臺與國外金融機構建立合作關係,亦為企業提供一踏腳石走出國門。而在「一帶一路」的戰略方針底下,銀行則可利用自貿區之優勢,與各國銀行開展貿易融資業務,為各企業提供良好的融資平臺以進行各種投資。


引用:


《水泥行業之痛》,http://www.dcement.com/Category_2623/Index.aspx

《一帶一路(四): 產能過剩多時 鋼鐵股望大翻身》,http://www.etnet.com.hk/www/tc/news/topic_news_detail.php?category=special&newsid=3372

《梁敦仕:"一帶一路"戰略可緩解國內煤炭產能過剩壓力》,http://futures.jrj.com.cn/2015/05/30111619287788.shtml

《國務院評價上海自貿區不足》http://wenku.baidu.com/link?url=aexRXQ822IapdnQ2j3zaqfQj611d_XXihumaYx0qCOiEsGUkl0t7p5zrXSHuuQInr7nVnC1mFprVQj4s1NysSBplBUwIpXUBNPW9OaxZi_q

《上海自貿區與世界主要自貿區的政策比較》http://sh.eastday.com/m/20141114/u1ai8444492p3.html

《國外實施 自由貿易區戰略的經驗 教訓及對 中國的啟示》http://doc.mbalib.com/view/7d9879e97b0778d1dfbfeb0b12c7d556.html


作者介紹:


梁偉健 , 亞洲金融風險智庫委員會委員。在全球領先的國際性商業銀行、投資銀行、基金公司、投資管理公司及評級機構擁有超過20年的銀行與金融從業經驗,目前主要從事全球及地區性商業、投資和消費金融實務的教學與研究工作,對貿易融資業務非常熟悉。


蔡華榕,亞洲金融風險智庫分析員,就讀於香港理工大學,主修會計與金融系。曾於安永審計實習,協助審計底稿及金融資產估價等工作。曾於學校參與多項文化交流活動,被學校挑選為「國際學生領袖」。對於國內經濟議題及金融改革具濃厚興趣,並關注人民幣國際化之進程。


陳詩琦,亞洲金融風險智庫分析師,就讀於香港理工大學會計系。曾參與HSBC商業案例分析比賽,並在亞太區決賽中奪得亞軍;現於普華永道審計部實習。參與智庫關於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一帶一路項目研究.對中國金融市場的改革與開放有濃厚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