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帶一路下的內保外貸業務

2017-09-13 12:03來源:亞洲金融風險智庫作者:梁偉健 王鍇軒
分享到:
文章附图

隨著一帶一路戰略的推出,中國企業走出去的步伐日漸加快。在海外經營的中資企業常需要授信支持,來完成自身的資金周轉、項目投資甚至是跨境並購。然而,當前境內融資成本較高,公司直接在境外申請貸款又比較困難,為破除這一融資困境,越來越多的銀行開始通過內保外貸為企業拓寬海外融資渠道,降低融資成本,同時也促進自身業務的國際化。本文通過對內保外貸的模式、現狀和風控的探討,來分析我國銀行可以如何在一帶一路中的發展內保外貸業務。


現狀及規模


作為一種境內外聯動的融資方式,內保外貸分為「內保」和「外貸」兩部分。內保即企業通過境內的母公司提供反擔保向境內銀行申請授信,反擔保的方式有現金質押、財產抵押、權利質押及信用授信四種方式.其中現金(存款)全額質押最為有效,優勢如下:


避免其他反擔保方式所需的估值、監管等操作環節,且不佔用相應授信額度;


人民幣在前幾年走勢強勁,如果企業真的違約,陞值的人民幣也能保證銀行的損失降到最小銀行可以通過該業務吸收存款,這在利率市場化、存款流失的當下,成為銀行攬儲的又一方式。


正因此,通過現金內保的方式在當下最為普遍,據香港金管局統計,約60%的內保外貸業務是以內地的銀行存款提供十足抵押。


外貸則是反擔保申請批准後,境內銀行為該公司向境外分行或代理行借款提供擔保,開立信用證。境外銀行根據境內銀行的信用證為企業提供境外融資。


對境內銀行來說,內保外貸的擔保額度不需要逐筆審批,縮短了業務流程,方便其發展跨境業務,追隨客戶「走出去」;境外的銀行則可以發展貸款業務,擴大客戶群體,如中行,建行等國有銀行就是通過境外分行或者控股的境外銀行開展內保外貸,推動其全球業務的擴張和佈局。對企業來說,內保外貸可以讓企業憑藉其境內的實力來支持海外業務的發展;在獲得較便宜的外幣貸款之餘還可以獲得無風險的套利收益(境內外存款和貸款的利率差和人民幣陞值帶來的彙率差)


從政府角度看,這一模式推動了人民幣的國際化,並為一帶一路上的企業提供了新的融資方案。正因此,內保外貸業務受到了多方的推動,在近幾年迅速發展。2012年底,16家上市銀行纍計出具保函規模達到26218億元,較2009年初增長7566億元,增幅41%;同期,信用證規模為18395億元,較2009年初增長13785億元,增幅300%。保函和信用證的總規模達到了人民幣貸款餘額的7.1%。


一帶一路下的發展前景


隨著一帶一路戰略的穩步開展,企業的海外資金需求也越來越多,截至去年末,中國銀行業貸款近60%與一帶一路項目有關,單單國開行就與沿線國家簽約超過1373億美元,融資支持項目超過400個。基礎設施、物流、能源、大型機械製造等領域是一帶一路的重點行業。這些產業開展的業務具有項目建設週期長、資金需求大、在當地銀行取得信貸難等特點,相關的企業多是規模大,資信情況優質的國企或者民營龍頭企業,與境內銀行業務往來較多。為該類企業提供內保外貸服務,不僅可以滿足其貿易、跨境並購及投融資需求,也可以為銀行帶來違約風險低,增長潛力巨大的貸款收入,銀行可以特別關注通過內保外貸的方式,為該類企業在跨境兼併、海外工程建設以及招標中提供過橋資金和融資服務。


一帶一路帶來了巨額的融資需求,銀行,人民幣離岸中心和沿線國家應該加強聯動來發展該業務。


銀行


境內銀行對一帶一路上的中資企業有較長時間的業務聯係和關係管理,而境外銀行有在海外地區運營的經驗和市場,我們建議,境內外銀行通過統一授信,銀團合作等方式,更好地配合,做好內保外貸的業務發展和風險把控。


離岸中心


人民幣離岸中心可以憑藉其較成熟的人民幣市場和充足的人民幣存款,成為該業務的橋頭堡。近期香港對一帶一路的額度趨緊,規管變嚴,利率變高,台灣和新加坡的銀行可以利用這個機會,發展相應的內保外貸業務。當前,中信銀行在台灣,工商銀行在新加坡都開展過內保外貸業務,提供的貸款利率比香港還要優惠。


沿線國家


沿線國家可以通過與中國內保外貸的業務合作,發展當地幣種的貸款業務。當前,「外貸」幣種以美元為主,在美元加息預期增加,美元資本迴流情況下,適時發展人民幣「內保」、當地國家貨幣「外貸」的業務,可以彌補美元迴流造成的流動性不足。同時,雙邊貨幣通過內保外貸實現一定程度的直接兌換也可以為企業降低外彙風險,促進國與國之間的貨幣合作,同時推進人民幣的國際化進程。當前中國增加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簽署貨幣互換協議,加快建設人民幣跨境支付清算系統,也為該業務的發展創造了條件。我們建議,相關地區的銀行,尤其是中資銀行,抓住機遇,開闢相關業務,服務一帶一路上的企業。


風險與應對


業務的迅速增長也放大了潛在風險,套利迴流、貸存比上昇、企業違約和操作上的法律風險等問題也需要足夠的關注。


雖然跨境擔保新政中規定內保外貸中的資金衹能運用於企業日常經營,不得以資本形式調回境內使用。但因為潛在的套利空間,不少企業在滿足海外融資需求之餘,還會把低成本的外幣融資通過「貿易」方式流入境內,結匯成人民幣。甚至還將流入境內的資金以存款形式質押給銀行,再以此申請備用信用證到境外融資。如此反覆,企業短期內就可以實現多倍的資金杠杆。這種跨境貿易結算名義下的「內保外貸」 不僅沒有在實際結算中使用人民幣,反而造成外彙佔款的增加,導致基礎貨幣的被動投放。


另外,以內地信用向海外融資會使得境外銀行的貸款業務驟增,以香港為例,據香港金管局統計,2014年一季度香港整體銀行業的內地相關貸款增長10.8%至28670億港元,佔銀行總資產14.4%。其中,民企在港貸款約5280億港元,按季增長8.2%。與此同時,存款業務卻沒有相應的變化,大幅提高的貸存比會帶來潛在的信用風險。雖然內保外貸有相應的境內抵押,但抵押品多是以人民幣計價的資產,而貸款卻為美元,外彙的錯配也為境外銀行帶來不小的外彙風險敞口。尤其在當前美元走強,人民幣擴大浮動區間的背景下,企業違約的概率大幅增加。


為促進業務發展,控制相關風險敞口,我們建議境內外銀行和監管部門聯手進行風險監管和規範:


境內銀行


利用其在國內的網點優勢以及與企業的關係管理,做好貸前調查,關注反擔保人的日常經營活動和擔保能力,合理設置企業的外貸額度;還應注意境內外企業的關聯程度,以防虛假資料。


境外銀行


發放貸款前,嚴格把關第一還款人的還款能力,在發放貸款後,應追蹤企業資金的流向,核對出口單據,防止虛假交易,確保資金未違規迴流。同時,境外的銀行可以在外彙市場購買掉期,遠期,利率互換等衍生品來對沖外彙風險。我們還建議境外銀行在業務合同中設置相應的違約金條款,在企業違約時,除取得相應抵押品外,還要求境內銀行代其向反擔保人(境內企業)收取違約金,違約金的金額,可以參考相應的掉期或遠期合約價格,以彌補企業違約帶來的損失。


履約問題


按內保外貸規定,貸款出現違約時,境外銀行可以獲得相應的抵押品。但是,由此產生的跨境收支和交易事項,會受到外彙管理的限制,而目前,並沒有境外金融機構取得境內抵押品的先例,因此在操作上有一定法律風險。我們建議,除了境內銀行及時落實反擔保措施同時,境外銀行還應提供保函格式,尤其註明在出現履約時通過何種方式獲得境內的抵押品,降低法律風險。同時可以考慮在該模式下增加第三方的擔保,避免違約風險過多集中在境外銀行上。


監管部門


可以要求銀行每季度按企業類別、資金用途單獨上報內保外貸的統計數據,並適當提高借款利率,嚴查貸款的實際用途,擠壓企業套利空間;同時,還應完善立法,在出現履約時協助境外銀行獲得企業在境內的擔保,降低境外銀行對無法獲得抵押品的擔憂。


結語


作為一種內外聯動,海外授信的融資方式,內保外貸可以成為銀行業發展貿易金融、加速融入一帶一路建設的有效方式。在發展內保外貸的過程中,中國的銀行可以跟隨客戶在一帶一路中佈局,加強與沿線國家金融機構的合作,提高我國金融業在全球資源配置中發揮的作用,實現自身的國際化。當然,銀行還需加強相關的風險把控,尤其是對外彙風險和相關套利活動的監管,從而,讓內保外貸的資金更好地助力企業在一帶一路中的發展,助力我國銀行和人民幣的國際化,助力新常態下銀行自身的轉型發展。


引用:


1.《影子銀行眾生相之五:內保外貸、息彙套利與出口「被增長」》,2013,肖立強,羅毅,鄒添傑

2. 《人民幣走向「一帶一路」趨勢明顯》中國新聞網. http://www.cs.com.cn/xwzx/jr/201506/t20150615_4735550.html

3. 《內保外貸放寬改善企業融資環境》http://www.morningwhistle.com/website/news/4/41346.html內保

4. 《外貸香港遭遇嚴格審查企業融資轉道新加坡、台灣》 21世紀經濟報道.http://fj.sina.com.cn/minshang/tttj/2014-07-15/10107193.html

5. 《多家銀行加速佈局一帶一路 助力企業走出去》中國證券報http://bank.cnfol.com/yinhangyeneidongtai/20150806/21227846.shtml


作者介紹:


梁偉健 , 亞洲金融風險智庫委員會委員。在全球領先的國際性商業銀行、投資銀行、基金公司、投資管理公司及評級機構擁有超過20年的銀行與金融從業經驗,目前主要從事全球及地區性商業、投資和消費金融實務的教學與研究工作,對貿易融資業務非常熟悉。


王鍇軒,亞洲金融風險智庫分析師,就讀於香港理工大學,主修會計學。曾帶領分析師團隊參與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一帶一路和人民幣貶值等項目的研究。重點關注 國內金融。曾在一互聯網金融公司和風險管理公司實習,現於恒生銀行國際部工作. 重點關注國內金融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