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討粵港澳大灣區內私募投資發展,機遇與風險

2017-09-13 16:13來源:亞洲金融風險管理智庫作者:鄔思彥 鄺紹基 郭懿萱 吳浩軒
分享到:
文章附图

引言


國傢俬募基金踏入營運的第十八個年頭,面臨的將會是更多未知的挑戰。回顧2016年,金融市場的熔斷機製曾經令行業受挫,業內加強監督管制更被形容為最嚴謹的一年。中國證監會與中國基金聯合構建"7+2"自律體系,即7個自律管理辦法及2個指引,並從私募基金備案登記、管理人行為、銷售模式至信息披露實施了一連串新監管規條。規管使超過12,000家未有備案登記的空殼私募基金公司遭牌照註銷,4家涉嫌違法募集資金及6家以虛假投資項目騙取資金的管理人采取行政監管措施。然而截至2017年2月底,私募基金的規模在國內仍創下歷史新高,達11.35萬億元,遠超於公募基金。政策即使削弱了營運生態,但更優良的質素與建全的體制有望令私募漸趨穩建。而值得關注的是,在國家新戰略「粵港澳大灣區計劃」的推行下,私募行業的未來發展。由9個內地省市、香港以及澳門組成的大灣區,於2015年的GDP錄得約1.3萬億美元,經濟實力直逼東京、紐約舊金山等全球世界級灣區,甚至超越三藩市灣區兩倍。究竟其獨特的優勢能否為私募基金業界帶來前所未有的機遇?


中國及大灣區私募基金髮展狀況


大灣區能吸納大量投資機會


跟據2017年2月最新統計,目前中國的私募基金管理人數目累績至18,306家,已備案的私募基金約5万隻,比去年同期多出超過8成。而粵港澳大灣區中,廣東省屬最強大的私募基金公司集中營,管理人數量將近4,000家,排名為全國第二,其中有約30家管理規模已超過100億元。香港是亞洲第二大的私募基金中心,去年底的管資總額共有1,185億美元。國內私募投資策略方面,創業投資交易量於2012至2016年間大幅增加六倍,海外拼購於2016年的交易量則較去年昇近一倍,顯示投資者參與風險和海外投資有上昇的趨勢。另外,高科技行業的私募基金交易量近2年大幅上昇,是近年最受青睞的行業。三地主要融資基地群集的大灣區,若加強各區互相的發揮與協作,相信能吸納大量投資機會。


不同的私募基金與創業平臺興起


另外,上海復星高科技有限公司設立了規模達1000億的發展基金,與廣東省發展和改革委員會攜手合作,協助推動廣東建設特色小鎮。該基金設500億元發展基礎設施項目,其餘500億元則以創業投資基金(VC)及私募股權投資基金(PE)的形式,發掘創新產業模式,冀促進大灣區的金融導入,助私募基金市場打造新的契機。紅杉中國於2016年7月牽頭成立香港X科技創業平臺,提供資金支持本地高校早期探索及天使階段的創業項目。


私募投資趨勢與機遇


私募股權二級市場發展潛力


在現時低息及低回報的市場環境下,部分投資者對傳統股票及固定收益資產失去信心,轉向風險及回報率較高的私募投資。適逢國家推出《中國製造2025》的發展理念,企業將需要更多資金髮展高端服務業和高科技產業,對私募及天使投資有殷切需求。隨著資本市場逐步開放以及私募股權二級市場發展,上市退出不再是私募基金的唯一選擇;他們可以在二級市場轉讓股權給其他基金,大大增加私募投資的流動性,同時促進一級市場的發展。此外,基金中基金(Fund of Funds)和經理中經理(Manager of Managers)等概念的興起令投資者可以分散傳統私募投資的高風險,有助私募投資行業平穩發展。


高科技行業成為最受歡迎的投資目標


在未來10年,高科技行業將繼續成為最受私募股權投資公司歡迎的投資目標。高科技行業包括環保設備製造,環保技術開發、新型材料開發及清潔能源開發等等。基於人工智能及認知學習將改變人們生活動的幾乎各個方案,私募投資基金進入各個行業相關領域的投資將成趨勢。亞洲投資者焦點過去集中在線上到線下(O2O),但去年下半年焦點已轉到人工智能、機器及大數據。而且,與金融技術相關的新興公司也越來越受重視。


並購基金與風險投資成為大趨勢


上市公司與私募基金合作設立並購基金進行協同並購的模式仍是未來相當長時間內的發展趨勢。隨著監管政策促進、上市公司自身業務整合需要,上市公司參與設立並購基金並投資的領域將進一步拓寬、加深,並購基金或將步入快速發展期,未來數年內協同並購基金有望成為私募股權投資市場重要基金類型。深圳國調招商並購股權投資基金近日成立,國調招商並購基金目標總規模500億元,將重點圍繞企業並購重組、成長型企業、國企混合所有制改革、海外並購等方向進行投資。另外,私募投資當中的風險投資亦十分受歡迎。內地2016年風險投資宗數300宗,涉及金額昇19%,達310億美元,破紀錄高位,主要受惠2016年年初多宗大型交易。


大灣區政策的建議


建議一:建立前海為金融核心區


建立前海為金融核心區,對於粵港澳大灣區私募基金未來的可持續發展可謂一個重要的關鍵。雖然融合灣內各地區獨有的產業特色,能達至互補不足、提高多樣性的效益,從而創造無限商機。可是分工合作之下,劃建一個核心的金融支柱有助強化競爭力,及協調私募基金灣內的發展。作為金融及創新統領的前海自貿區,目前的私募基金行業規模日益發達,加上深圳位於大灣區中心點,令前海有望成為大灣區的重大引擎。深化雙方的合作,除了能為大灣區提供大量資金支持與境外融資,更能帶動區內的創新理念,為私募基金行業迎來更具優勢的發展向。

建議二:廣東省政府先行先試讓國際私募資金進入


為了吸引更多資金,廣東省政府可以以先行先試形式在廣東試行讓國際私募資金進入中國。廣東省能吸引國際私募基金例如橋水對沖基金以及黑石集團,屆時將會產生名牌效應,吸引更多國際基金進入中國,為中國的創新企業提供充足的資金髮展。

建議三:建立基金小鎮


政府可以在大灣區內建立基金小鎮,改善金融基建,推動私募基金髮展。基金小鎮能聚集不同類型的投資機構,吸納管理人才,促進知識及技術交換。私募基金可以參考其他基金的投資方法,與不同基金合作、溝通,反思營運模式及投資方向,發展多元化的投資產品,改善投資回報,擴大私募基金規模和市場佔有率,有利長遠發展。在發展初期,政府可以參考國內杭州玉皇山南基金小鎮的成功之道,加入高科技和先進的營運模式,更可考慮為區內工作人士建造及提供住屋,減輕生活及交通成本,吸引企業及基金公司進駐,為大規模發展訂下基礎。此外,大灣區內人才、物力及資源充裕,資本也較流通,配合高端服務業及高科技產業發展,私募投資市場有充足的發展潛能。


風險:增加土地需求及產業單一化


首先,在社會問題上,發展私募投資及基金小鎮等高端產業為經濟帶來推動力,大大增加土地及房地產需求,在現時中國內地樓價高企的背景下,為資產價格帶來更大的上行壓力。這一方面影響市民置業負擔及企業營運成本,另一方面更可能吸引房地產投機者,加快樓市泡沫的形成。地方政府除了增加土地供應,也可以考慮加快物業稅立法,遏止投機活動,舒緩樓市壓力,使資產價格更由基本面主導。此外,發展基金小鎮可能加快區內城市產業轉營,若得不到適度的政策配合,較容易導致產業同質或單一化問題。一些地方政府為了擴大基金規模和吸納人才,向不同機構和公司提供經濟誘因以增強吸引力。若其他地方政府爭相彷傚,則容易形成惡性競爭,不利該區經濟和諧發展,甚至為政府帶來財政問題。再者,若果政策發展側重基金小鎮,經濟活動單一化,缺乏不同產業互相補足,遇到大型資金流出時,這些經濟區波動相對較大,長遠減低企業投資及創業意欲。有見及此,地方政府應在推動基金小鎮發展的同時,按自身優勢訂立政策,鼓勵創意與高增值產業發展,開托高科技產業,達至可持續發展原則。

風險:系統性投資風險


最後,雖然私募投資機會增加,但相對國外而言,現時中國內地金融市場缺乏多元化的衍生工具作對沖用途;而因法規所限,私募基金主要投資國內市場的金融資產,不能涉獵國外市場,影響投資種類及風險管理。值得一提的是,國內一些中小企會發行以美元計價的債券,隨著美國加快加息步伐,熱錢流出導致人民幣貶值,財政狀況不良的企業可能因未能償還債息而違約,間接增加私募投資者的投資風險。短期而言, 基金管理人在決定投資目標前應進行更審謓的財務盡職調查,而投資者亦應謹記分佈投資在不同產業及金融資產,保持投資多樣化。長遠而言,隨著國內金融市場愈趨成熟,有關當局可以逐步放寬投資限制,容許投資者投資國外市場和資產,分散系統性風險。


作者簡介:

鄔思彥,國際操作風險管理學會亞州分會和亞洲金融風險智庫主席,國際著名風險管理專家,現任某外資銀行風險管理高級管理,超過20年的豐富工作經驗,身兼多間大學及金融協會風險顧問及導師。

鄺紹基、郭懿萱、吳浩軒,亞洲金融風險管理智庫分析師,就讀於香港大學,分別主修經濟及財務學以及計量金融學。三位對國內金融體系均有認識和濃厚興趣,並正積極關注國內經濟發展近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