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討大灣區內綠色金融的發展現況,機遇與風險

2017-09-13 16:24來源:亞洲金融風險管理智庫作者:鄔思彥 高峻 黃鎧然
分享到:
文章附图

(一)引言


近年,因環保團體及各國對環境保護的推廣和宣傳,全球綠色意識大大增強。政府近來正積極發展粵港澳大灣區,務求打造世界級城市圈。而大灣區內綠色產業發展迅速,在環保綠化方面在國內首屈一指。近期珠江及東江的綠化工作是成功的例子。兩者均是中國未來的重點發展項目。我們認為兩者可融為一談,創造一個綠色大灣區。本文將透過研究粵港澳大灣區和綠色金融的發展概況,探討共同發展之可能性及建議。


(二)中國綠色金融的發展近況


碳金融推動企業綠化——廣碳所去年推出「廣碳綠金」,以碳金融產品支持企業綠色發展


在「十三五」規劃中,中國明確提出要「建立綠色金融體系」 。作為先導國家,現時已著手發展綠色金融,亦小有成果。廣東向來是環保龍頭地區。當中以廣州最為發達,廣州碳交易所(下稱 「廣碳所」)於去年4月推出了全國首個綠色金融服務平臺──廣碳綠金,以碳金融產品支持企業綠色發展。現時已在全國七個試點碳市埸運作,碳配額規模國際上僅次歐盟、韓國。同時,廣東碳市埸也包攪全國第一成交量和成交金額。發現規模迅速增長,深信在不久將來會讓碳金融普及化,把碳金融擴展至全國各地,推動全國發展綠色企業。


廣州可望作為模範綠色金融城市——廣州目標以三年把建立為基本建成綠色金融綜合服務體系


據廣州市金融局副局長何華權所指,廣州以建設綠色金融改革創新試驗區為總目標。通過加快發展各類綠色金融業務,以推動綠色產業發展,期望以三年把廣州建立為基本建成綠色金融綜合服務體系,把綠色金融與廣州金融融為一體。因此將積極推動綠色金融事業部或綠色支行、鼓勵金融機構研發綠色信貸產品、支持創建綠色環保板等。廣州因此可謂國內綠色金融的重點發展地,有望成為全國綠色金融化的領頭城市,為其他城市建立一個綠色模板。


水權交易助發展綠色業務——中國水權交易所的成立,鼓勵了污水處理行業的發展。


去年成立了中國水權交易所,是一個經國務院批准設立的國家級水權交易平臺。其主要任務是利用市埸交易機製以分配水權,大大提陞使用效率。透過設立水權,能直接控制污水排放的總數量。這能有效改善水質問題,減低水污染。水權可自由交易,其得益可用作發展綠色業務或維護生態環境。而水權交易中心的設立,鼓勵了污水處理行業的發展。武漢控股,首創股份等公司已作為先行者,投入污水處理行業。


中國仍需在發展綠色金融上多下功夫——除了綠色貸款和綠色債券,其他綠色金融業務方面如綠色保險仍需各方共同努力。


從數據上顯示,綠色金融在中國目前處於穩步前進階段。就以綠色貸款和綠色債券為例。現時中國的綠色信貸大約佔到全部信貸總額的9%;綠色債券則由前年的零境內發行額急增至去年的2000億元人民幣及300億元境外發行,一躍成為全球最大綠債市場,佔四成全球已發行綠債。但在其他綠色金融業務方面如綠色保險仍需各方共同努力推動發展。


中國綠色金融的發展阻力——綠色金融概念框架,金融業盈利宗旨及法律等因素令綠色金融發展受阻。


由於中國尚未有明確的綠色金融概念框架,以致綠色金融定義含糊不清,不但影響綠色金融的普及化,亦缺少了各政府機關的支援和合作。再者,金融業傳統著心點為盈利而非其他社會因素。因此金融機構欠缺足夠經濟誘因發展綠色金融,令綠色金融發展受阻,大大減慢增長速度。但同時缺乏強硬的律法配合綠色金融的發展,義務選擇令行業停滯不前。


(三) 大灣區政策及未來發展方向


大灣區的發展藍圖——大灣區將成為中國對外貿易的重要橋梁


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正式把「粵港澳大灣區」增至未來發展規劃。目標是深化各地經濟合作,包括金融、資源、物流等方面。透過眾集人才在二區九市,將「粵港澳大灣區」打造成世界級金融核心圈。同時,配合「一帶一路」戰略,大灣區將成為中國對外貿易的重要橋梁,一個核心樞紐,支持珠三角地區。


大灣區各地優勢及發展潛力


深港澳地區-金融業務

港澳是對外接軌的重要地區,而深圳則連接兩岸三地。


大灣區的「9+2」結構點出了港澳兩地的重要性。為了擴大對外開放,提陞中國在國際上的金融經濟地位,港澳地區將作為國內與海外接軌的重要地區。當中以其臨海之地理優勢,擁有發達完善的金融體系,能作為大灣區的資金來源地帶兼任對外貿易中心,有利大灣區達成灣區經濟。而深圳自貿區可作為國內與港澳兩地接力地區,連接兩岸三地。


深圳-科技創新

深圳是新一代高科技發展及產品創新地。


不少著名科技公司如華為技術,中興通訊股份等都設於深圳。深圳的製造業優勢有助深圳成為現代化科技研究中心。由於有完善的產業鏈,吸引不少海外創新創業者慕名而來。


珠三角-高端製造業

珠三角地區製造業蓬勃發展,近年更極力進行工業綠化。


東莞、佛山、中山等地是中國重點製造業城市。近年,隨著製造業不斷昇級提陞,產品的複雜程度不斷提高,外資亦因而增加,讓傳統製造業轉型為高端製造業。 目前業內正積極推行綠化,減低各類污染排放。區內污染監管機製嚴厲,定期到工廠檢查抽樣,極力推廣工業綠化。


(四)大灣區與綠色金融:發展綠色大灣區在大灣區內發展綠色金融,達至雙贏局面


大灣區是一個新發展區域;綠色金融亦是一個新發展金融領域。兩者目前均在中央的發展日程中佔有相當重要的位置。上文提及,綠色金融需要一個嶄新的金融體系所支援。若要強行要固有體系轉型,會造成大規模改動,擾亂系內各方運作,有著難以預測的影響。因此,在一個新平台中建立一個綠色區域,可謂一個兩全其美的方法。大灣區正正是一個絕佳的發展地。大灣區本就需要設立新政策以配合區內發展,把綠色金融融入至發展方案中,就能解決不少綠色金融的所需條件。另外,大灣區主張對外貿易,吸引外資,有助國內發展綠色金融,可作為綠色金融先導區。再者,區內科技及高端製造業都可以因此「綠化」,轉為綠色企業,實現減排。在區內發展綠色金融,對兩者長遠發展都有正面效益,屬雙贏局面。


(五)在大灣區發展綠色金融的建議與風險


建議一:促進大灣區內資金流通——加強灣區各地合作和科技同步達致灣區內資金流通


目前粵港澳內部存在三個相互獨立的關稅區,還沒實現資金的自由流動,未能把大灣區的各地優勢潛力融合優化。要達致灣區內互聯互通,可透過政策配合以消除障礙。首先,兩地政府和監管機構應製訂更多優惠政策,進一步促進灣區內的金融服務合作、開發更多的融資管道和跨境金融,配合區內企業發展。同時,利用和吸引香港的國際資金滲入大灣區各地的綠色項目。第二,為了進一步把香港的資金流通至大灣區內,區內需把各種形式的障礙移除。以正迅速發展的電子支付系統為例,目前香港在這方面仍較內地遜色,流通度低。假如能夠建立一個在大灣內廣泛應用的區域性平臺,鼓勵灣區人民使用該平臺作交易,便能降低香港與大灣區內進行實體和電子商貿的交易成本,令綠色項目從中得益。若能在大灣區實現人員、資金自由流動,便能把各地優勢(深港澳金融業務、深圳的科技創新、珠三角高端創造業、南海區「全球創客新都市」等)充份利用。


風險:若各地施政日程未能配合,可導致失去先行者優勢


各地施政各有方向各有日程,區內各地日程各有不同,綠色金融發展優次不一。故需要各地協調政策細節和統一時間軸,透過融合同步,才能強化提陞各政策的效用。另外,規劃和執行各政策及科技發展需時甚長,若大灣區未能及時把握先行者優勢,則可能把這機會拱手相讓予外國。


建議二:建立激勵約束機製以注入動力——政府需透過激勵機製鼓勵不同持份者如私募基金投入並透過約束機製達致減排


在激勵機製方面,政府需在財政預算政策上突顯對綠色金融發展的決心。例如,政府可為深圳綠色創新企業設立更多培育計劃及基金,或者采購時側重於綠色產品。政府也可鼓勵建立更多交易所,促進污染交易達致減排。另外,政府可鼓勵區內企業和金融機構推出及出售更多綠色金融產品,利用第三方機構的參與加註動力。雖然現有不少綠色債券和綠色貸款供給,但並不足以應付未來更多的需求。政府可引導現有專業服務機構包括信用評級機構、資產評估機構、會計事務所等機構開展綠色金融相關業務。這一方面可以使大灣區內綠色金融結構更精密完善。同時,如政府能在促使綠色項目資產評估機構時將其項目隱性收入顯性化,呈現項目的真實情況,可大大提高投資者信心,增加區內綠色金融資金投入。


綠色債券和綠色信貸是綠色金融的兩大傳統融資渠道。對綠色項目(如替代能源與其他綠色科技)企業而言,私募基金和天使基金將扮演一重要角色,故政府應多鼓勵它們把投資重心由金融科技逐漸移至綠色金融產業。例如透過推出稅務優惠或豁免措施。這可塑造大灣區成一綠色金融營商環境。日後,政府也可以進一步參考英國、南韓、北歐等做法,或考慮與他們攜手合作。


在約束機製方面,政府應儘快為綠色金融立法,令綠色金融具有法律效力。若能為環境污染增添法律責任,例如在南海的」三舊」改造項目和珠三角高端造業加強監管,這變相推動企業減排和減少污業,進一步邁向綠色灣區。


(海外案例參考:倫敦為了成為全球最環保的城市,計劃將其二氧化碳排放量在二十年內減少六成。措施包括對排量大的汽車徵收高額「環保稅」以鼓勵采用低排放汽車。這類措施可供灣區重排放地區借鑿。)


風險:有關持份者或因前景不穩定而卻步,機製亦需為不同行業度身設計


在激勵機製方面,灣區內當地人可能因為綠色項目的高投資風險和不明朗回報而卻步。即使地區政府大力推行,當地人可因其前景未明而拒絕投入綠色項目。推動政策時或需更多教育和保障措施,以增強投資者信心。在約束機製方面,若采用金錢制裁或會激起當地民眾反對。 同時,即使成立機製,當地商人亦難以即時將其生產模式轉至減排模式,某些重排放工業受行業本質所限制,未能達至機製下的目標。這或許導致某些工業消失,造成大量人口失業。因此,製定及執行時需留意社會在相關機製下的影響。


建議三:為大灣區引入國際投資者和高端綠色金融投資人才——以香港吸引國際資金流入和綠色金融專才,為資金中轉站打好根基


作為大灣區一部分,香港的金融優勢將在整個大灣區的綠色金融發展擔當重要角色。作為大灣區綠色企業在境外的重要上市融資中心和人民幣離岸結算中心,香港需為灣區綠色產業(如深圳科技創新地帶的綠色初創企業)穿針引線,為其尋找融資機會。至於具體執行方面,除了以上提到的促進灣區內資金自由流動外,香港應做好其協調者角色,研究並為大灣區訂立統一性的標準(如綠色債券評級方法),把灣區與全球接軌。同時,亦可主動為綠色金融提供其專屬平臺如建立「綠色板」和「環保、氣侯指數」。另外,香港亦需更進一步推動金融科技,除上文提到電子支付系統外,網上保安和流動支付發展均未及灣區各地成熟。若香港能在此部分多下苦功,便能促進灣區內的流通和外來人的互聯互通。由於綠色金融乃國際性議題,香港可以嘗試為灣區吸納並促進與別國先進企業或基金合作,以不斷引入國際投資者和綠色金融項目投資的高端人才。這將為香港在綠色金融這灣內外中轉站打穩根基,並為大灣區建設成全球綠色金融人才的棲息地。


風險:大灣區或面對主導權的失去和人才管理的風險


當大量投資者湧入大灣區並參與綠色項目時,部分綠色項目和企業的主導權或已轉移到海外。日後決策過程中會否將大灣區的得益放在首位成疑。甚至出現大灣區成為海外綠色產品需求的生產區,大量流出灣區內的綠色正面效能,除了金錢上的得益,環境未能照預期改善,從減排變增排,本末倒置。另外,在引入海外高端人才後,如何保留他們以及保障灣區本地人才競爭力也是另一需留意的地方。


(六)建議時間軸


初步建議把建議實行分為四大階段,詳細如下:

1. 進行大灣區的大型會議,讓各地政府共同規劃各地的角色和該如何配合 (兩年)

2. 建立所需基礎建設,如專責綠色金融的大型政府獨立部門、綠色銀行、綠色交易所等 (四年)

3. 實施各立法措施和激勵約束機製(兩年)

4. 評估檢討、與各持份者協調、為長遠規劃作出適當調整 (三年)




(七)結語


向來發展需要大量資源投入,需要人力物力財力各方面配合。發展綠色大灣區則是一個資源整合方案。一個計劃,實現兩個重點項目,節省不少資源,也加快了發展速度。大灣區有著多個地區優勢,在發展灣區經濟同時,亦能建立綠色金融體系。這個二合一發展方案可望把大灣區打造成國內綠色灣區的典範,成為中國的矽穀。


作者簡介:

鄔思彥是國際操作風險管理學會亞州分會和亞洲金融風險智庫主席,國際著名風險管理專家,現任某外資銀行風險管理高級管理,超過20年的豐富工作經驗,身兼多間大學及金融協會風險顧問及導師。


高峻、黃鎧然為亞洲金融風險管理智庫分析師,就讀於香港科技大學,分別主修營運管理及市埸學和經濟及財務學。兩位同為科大商業案例分析隊員。高峻曾奪得德勤商業案例分析比賽冠軍和代表科大到美國競賽。兩位亦曾在電子商貿初創企業和北京著名金融機構實習,對國內金融體系均有認識和濃厚興趣,並正積極關注國內經濟發展近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