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商報專訪 | 秦逸飛:新經濟奠定港股新牛市延續基礎,沙特阿美終將壓垮港股

2018-01-31 10:13來源:《香港商報》作者:秦逸飛
分享到:
文章附图

作者:秦逸飛博士,亞洲金融風險智庫首席經濟學家,格致資產管理有限公司CEO。

本文為《香港商報》專訪譔文,以下是專訪內容。


《香港商報》:港交所正擬修改「同股不同權」的規則,以及允許在美國上市中國企業第二次上市等舉措,來吸引內地新經濟業態來港IPO,與美國市場相比,港股市場在吸引內地新經濟上市方面,有哪些優勢?又存在哪些劣勢?


秦逸飛博士


港交所最近這幾項關鍵交易規則的修改是劃時代的,用李小加的話說是百年所不遇。這些政策在相當程度上改變了港交所以往的關鍵「遊戲規則」,那麼也必將改變香港資本市場的基礎資產和結構,以及投資者結構的重大變化。


對內地企業來說,港股相對美股最大的優勢是地緣優勢,文化和日常習慣是很多投資者的首選或顧慮,所以港交所有著天然的優勢,從阿裏巴巴14年上市原定首選香港,最後不得不放棄轉而投奔美股就是最好的例子。當然在新經濟領域,港股的過往和現狀也有著明顯的劣勢。首先是投資者結構問題,從表面上看是美股更愛新經濟,港股更愛傳統巨無霸,美股眾多科技、互聯網、醫療健康企業,而港股更多中國國企央企、傳統金融機構、地產商等,兩地投資者顯著不同的投資偏好決定了市場的基礎資產。其次是基礎資產的結構問題,這才是根本決定因素。和美國龐大的市場基礎恰恰相反,受限於香港本地狹小的市場空間很難催生出龐大的新經濟體量。同時早些年中國內地新經濟領域尚未展現出規模化活力和整體性的爆發趨勢,所以港交所和投資人更熱衷於巨無霸型的傳統企業,這對港交所過往每年的融資規模和香港金融中心地位及排名更具有現實意義。


但是目前這兩大問題都得到了根本性改變。首先是港交所「百年所不遇」的改革並非完全是李小加們的逆天改命,而是香港資本市場的投資者結構已經發生了根本性變化,以往本地資本、國際資本、內地資本呈現442的結構,但是從17年開始,這個比例逐漸演變成了244的結構,這在17年港股牛市強勢崛起中即得到證明。而且最後一個4即內地資本尚有進一步迅速做大的趨勢,香港本地資本進一步萎縮也是大勢所趨,唯一的變量即對國際資本有多大吸引力和內地資本分庭抗禮或相得益彰。所以李小加們及時順應時勢,讓香港資本市場藉勢而上,才有了再次煥發新生的機會。同時中國內地經濟轉型和結構調整也有了根本性變化,科技、互聯網、金融科技等新經濟已經成為中國經濟的新動力,和美國共同成為全球創新創業企業策源地,而且新經濟在中國的應用推廣更迅速,成長也更為迅猛。受限於中國內地資本市場的結構性問題,中國內地新經濟企業IPO面臨著美股還是港股的兩難選擇,而且基本上也沒有其它選擇。現在香港資本市場的新變化給內地新經濟企業更多信心,我認為比美股更有吸引力。雖然最近恒指再創歷史新高,但我並不認為這是恒指近期的至高點,如果新經濟得到進一步釋放,港股本輪結構性牛市還將繼續延續。


《香港商報》:近日滬深交易所均釋放吸引新經濟企業上市的信息,您認為現時內地新經濟企業在A股上市面臨哪些障礙?內地新經濟企業會傾向於在港還是在內地上市?


秦逸飛博士:


由於以上所說原因,內地交易所修改規則是大勢所趨,但和港交所力度相比不痛不癢,特別是針對新經濟的根本性問題沒有得到顯著改變。所以內地新經濟企業IPO肯定首選登陸香港市場,從近期傳聞小米科技、陸金所、平安集團一拆四等巨無霸新經濟IPO,無一例外普遍都首選港交所而暫無其他選擇即是力證。


《香港商報》:現時港交所新經濟業態佔比僅3%,與紐交所、倫交所新經濟佔比比重還有非常大的差距,您認為未來港交所有無可能在這方面比重提陞?


秦逸飛博士:


由於上述所說的原因,衹要香港利用好目前的發展趨勢,並在具體服務上更加考慮到市場的實際問題,迅速響應企業需求,港交所必將在三年之內發生結構性變化,進一步趕超紐交所等全球交易所龍頭指日可待。


同時新經濟在港股中的比重不但會大幅提陞,而且會逐步成為港股的主導力量,達到1/3強,從而比現在提高10倍以上。但是要達成這個目標肯定不容易,港交所也面臨著大量的工作和艱鉅的挑戰。發展新經濟要改變過去主要依靠幾個巨無霸放量的傳統思路,要從結構上深耕細作才能全面打牢穩健基礎。


《香港商報》:港股市場現時仍以金融、地產為龍頭,您認為香港投資者對新經濟的發現和識別能力方面,較美國等海外市場有無差別?


秦逸飛博士:


因為上述所說原因,香港投資者已經發生並將進一步發生結構性變化,香港獨特的投資者結構,對新經濟領域將領先全球的識別能力毋庸置疑。相對於美股市場來說,港股並無明顯劣勢可言,而且港股投資者在當前牛市趨勢下的信心進一步增強,有利於香港資本市場長期穩健發展。


《香港商報》:關於滬深交易所在吸引新經濟業態方面有何優劣勢,能否補充一二?


秦逸飛博士:


滬深交易所在面對香港和美國兩大資本市場勁敵時,唯一的優勢是階段性的非理性高估值或許還有局部優勢,但在新經濟面前這項傳統優勢並沒有在傳統企業面前那麼明顯了,美股和港股也對新經濟給出了很高的合理估值預期。因為上面已經說明的目前香港投資者結構和中國經濟結構同時發生了根本性變化,同時困囿於交易規則、資本流動性、法律法規健全性、時間效率等現實考量,如果中國資本市場不做根本性改革和開放並進一步向國際市場靠攏的話,那麼內地資本市場現有的優勢將無從談起。而且這種趨勢會越來越被放大,並進一步滲透到國民經濟領域,經濟發展反受其害。


秦逸飛博士:


有關港股新經濟我需要補充說明的是,港交所如果全身心投入到新經濟的懷抱,並企圖讓新經濟主導港交所未來發展的話,那麼就必須改變以往貪大求全什麼都想要的慣性,政策製定者們切不可朝三暮四,更不要妄圖左右逢源。我一直強調本輪港股的牛市是結構性的並將在新經濟下進一步延續,如果問我終點是什麼,因為這對投資策略來說非常重要,我的答案是,如果沙特阿美之類的傳統巨無霸果真如李小加所說,「終將來港上市」,不管這是不是李小加們的一廂情願或者討好獻禮,但可以確定的是他們肯定終將壓垮港股,終結本輪港股牛市。恐怕更加令港股不能承受之重的,是令港股即將蓬勃發展的新經濟趨勢得以逆轉或者大受挫折,從而令港股市場再次錯失「百年不遇」的超越式發展良機。


港股過往幾年的沈淪與迷失是結構性的問題,也是受困於傳統企業巨無霸不能自拔的後果。如果希望07年中石油壓垮A股牛市的歷史一幕不再重演,如果港交所堅定信心發展新經濟,李小加為何在近期又有「沙特阿美終將在香港上市」的論調呢?如果在這類猶疑不定的言論不能得到及時糾正的話,必定會對投資者情緒和對監管者的信心與能力的判斷造成不利影響。這種好大喜功又飄忽不定的政策製定者們,是港股新經濟戰略路線執行力的最大不確定因素,真讓人擔心。小加還是儘快或者澄清,或者道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