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大公報 | 直面中國經濟的題面與答案:為何轉機時局篤定在明年?

2018-10-12 11:20來源:香港大公報作者:秦逸飛博士
分享到:

2.jpg

(作者:秦逸飛博士 亞洲金融風險智庫首席經濟學家,格致資產(Gezhi Aseet)CEO)


在探尋正確解決之道之前,需要看懂中國經濟的真實題面


深化去杠杆與貿易戰白熱化雙擊下腹背受敵,但為何篤定中國經濟轉機在明年?難道僅僅因為新中國建國七十周年之際,可能要展示七十建國成就並施行大赦天下之故?


首先需要看懂題面,才能找到解題之道。中國經濟的真實題面究竟是什麼?無非是遭遇深化去杠杆與貿易戰白熱化雙擊,而去杠杆的底層資產與核心邏輯都在於去地產化:金融地產化,經濟地產化,貨幣地產化。能否挽救面子工程關乎國體,茲事體大,更關乎時局和國運走勢。即將在明年發生變局的剛性理由,也一天比一天更加篤定:


第一、沒有一個政府會拒絕救市,袖手旁觀


橋水CEO達裏.奧繼《原則》之後剛出班的新書《Big Debt Crisis》(《債務危機》)中指出,通過對過去所有爆發過危機的國家的研究,Ray發現沒有一個政府會不救市。沒有任何一個領導人會同意在自己的任上爆發危機而袖手旁觀,更不可能任由自己主動引爆危機。


中國的去杠杆出發點是為了經濟可持續性,主動而為之的擠泡沫運動,只不過與貿易戰不期而遇後狹路相逢而已。在完全自主的情況下選擇經濟軌道高速變軌,下一步在內外交困的新形勢下,再次主動“微調”保持政策的“審慎”“穩定”,這些政策慣性辭彙我們再熟悉不過了。容不得閃失的當前境況下,依然按圖索驥也是必然。


第二、地方政府收入銳減,飲水思源


經濟下滑稅源減少,殺雞取卵式的稅收高增長模式無以為繼。不但東北淪陷、山東“東北化”,最近相繼喊出了“廣東危急”“江蘇危急”“浙江危急”的呼籲更讓人揪心。中國最好的幾個區域經濟已經危如累卵,再死卡土地供應不讓賣地,或者進一步土地根本賣不掉乏人問津,中國經濟的根基和地方政府靠什麼支撐?


這裏有一堆數據和圖表可以奉上,但是再精准的數據,再優美的圖表,在現實面前都顯得蒼白無力。


第三,房產和土地庫存雙銳減,人為製造剛需激增


經過一年多的深化去杠杆去庫存,全國房地產庫存和規模以上地產企業土地儲備紛紛降至歷史低點,生生將穩中有降的剛需燃點再次引爆。造成的直接後果就是,下一波房價走勢不是暴漲,就是暴跌。短期暴跌的理由都很牽強,沒有現實基礎,就只剩下暴漲一條道兒。


市場經濟和消費升級的本質屬性,都要求參與主體要實行消費側改革,但是偏偏迎來了供給側改革,結果國企和民企盈利水準發生了乾坤大挪移,雙雙逆轉;而實行國有土地出讓制,政府計畫供應土地的房地產市場,最應該實行的就是供給側改革,但是每次調控從來都是從需求側四面出擊。乾坤顛倒,綱常紊亂。


“歷史的經驗教訓告訴我們,人們不會從歷史的經驗中吸取教訓”

——蕭伯納


延續了前面數輪房價調控的慣性規律,無論預期如何,但是結果都由全民共擔,沒有其他選項。


第四,化解結構化金融系統性風險的底層邏輯


地產崩盤的末世景象無人敢嘗試,哪怕資產價格大幅下行也是不可承受之重。而目前最有可能引發中國金融結構性風險的資產,地產的能力值高居首位,遠超其他潛在因素。


首先,資產價格下行會繼續動態損害去杠杆成果,使得去杠杆成為不了完成,也沒有休止符的任務。


其次,沒有支撐點的經濟慣性下滑趨勢,使得債務危機比任何時刻都更易燃易爆。不但動態影響企業債務和居民債務,政府債務也將陷於動盪不安之中。國企央企基本上等同主權債務和地方政府債務。這是中國的底線,中國的底線思維在此有一道清楚無誤的紅線,紅線既是生死線。


再次,去杠杆要嚴防死守過猶不及的底線,否則將輕易陷入自發引爆結構化金融系統性風險的尷尬境地。


第五,貿易戰的根源在於被認為是逃避改革、拒絕改革


貿易戰的根源在於逃避改革、拒絕改革,美國副總統彭斯最近在華盛頓智庫的演講,不容置疑的表達了美國的這個立場和要求。當然我在之前的文章和公開討論中也多次表達過這個觀點以及對其的擔憂,但是恐怕只有被彭斯這樣的美國高層親口說出來,這樣的觀點才能迅速在國內達成共識。


美國在貿易戰中針對中國的主要殺招也是打擊中國資產杠杠的問題,金融杠杠,地產杠杆,企業杠杠,居民杠杠,但是政府債務是爆發點和國際社會主要詬病的領域。而其中用政府信用作為背書和最終兜底的國企債務,通常被事實上認為是政府的影子債務。獨立自主的應對政策可以反對將矛盾焦點過度聚焦於政府債務,但不能顧此失彼對民營企業過度去杠杆來作為解決之道。這樣既不能轉移焦點,更不能在貿易戰全面爆發之刻避免應對失當、進退失據的窘況。


而放眼世界來看,全球化進程是階段性的,它出現在經濟高速發展、國際矛盾相對緩和的階段。全球共治與國際合作理論,也誕生於全球化階段。但當全球化不能帶來普遍意義的利益增長之時,或者說,遭到左翼的阻擊,國際衝突的機制就會啟動,帝國主義論、依附理論、世界體系理論等,就會找到市場,現實主義粗暴地將理想主義趕下臺。再也沒有普世價值與全球共治,一度被流放的漢斯.摩根索主義將會奪回舞臺。作為國際領導者和大國擔當,中國理應肩負起與國際社會共同阻止反全球化的勢力崛起,防止反噬多年來國際社會共同創造的來之不易的全球化成果。


外部環境要求中國繼續走在市場化改革的正確軌道上,希望中國與世界和諧發展、協同共進,而不是韜光養晦、虎視眈眈;內部環境要求更簡單,只要不折騰,並保持政策的穩定靈活,中國經濟的問題就沒有不解之謎,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勢頭就堅不可摧、勢不可擋。


第六、居民財富和企業家的信心之源,去杠杆不能事實上造成“去民營”


去杠杆最大的傷害是造成了新一波去民營化的既定事實,雖然今年屢屢出現各種“小平”的奇談怪論,但是現實世界中的國進民退既沒有理論和政策依據,也沒有經濟實力和現實條件作為基礎,更遑論外部環境烽煙四起。


同時地產不僅僅是政府和國企的核心邏輯,更是民營經濟和居民財富的底層資產。地產不但具有帶動實體經濟的功效,還是實體經濟的底氣和後盾。反之,如果經濟不見好轉,企業也無以為繼,而辛辛苦苦一輩子僅有的有效資產房子也大幅貶值,甚至被迫賣掉,哪個企業家還有心思再搞產業和投資?


移民指數的一浪高過一浪,寫字樓裏移民公司的門庭若市與其它公司的門可羅雀,兩相對比瞭解一下?


實在不願過多贅述,說多了都是淚。


“世上只有一種英雄主義,就是在認清生活真相之後依然熱愛生活。”

——羅曼·羅蘭


創業者不但具有浪漫主義者情懷,還普遍擁有著勇往無前的英雄主義精神,否則,如何解讀明知不可為而大無畏的企業家精神?


衡量企業家安全感和尊嚴的重量,保護其合法財產的保值增值作用才是最好的天平。善待企業家,請從善待企業家的合法財產開始。


第七、內地和香港資本市場雙向打擊


長期以來,香港資本市場一直作為中國經濟不可或缺的國際化引擎,起著舉足輕重的作用。由於A股自身的特點和局限,代表未來經濟最有活力的新經濟,幾乎全部都是民營創業企業,大部分會選擇在港股上市,少部分赴美IPO,基本和A股絕緣,所以港股恒生指數也伴隨美股雙雙升到歷史高點。但是隨著美股道指的節節高升,恒生指數今年以來不但隨著新股普遍破發而下降了10%以上,而且是史上第四次低於道指,即使在08年全球金融危機期間都穩穩高過道指。


中國境內資本市場持續遭受政策和經濟的雙重調整,不但A股城門失火港股有殃及池魚之虞,甚至不排除未來啞然熄火之兆。對新經濟經營實體的打擊和對港股規則的衝擊(如要求123家在港交所上市的國企完成公司章程修改,確立黨委發揮核心領導作用),會從上市公司資產和交易規則兩方面影響港股市場核心邏輯。


而上市公司資產的A股化不但持續受大陸深刻影響,港股市場資金和交易規則的國際化同時更受國際局勢左右。貿易戰的持續深化,也在深刻改變著港股市場的發展軌跡。未來港股更傾向於哪一邊,自身的特點決定了它要衡量哪個市場對它更有吸引力。


第八、地產只是經濟強心針,單靠國企獨木難支


中國國企的真實競爭力,鮮有被完全市場化論證的範例,大多數未斷奶的巨嬰國企自不必提,一出手就被打得毫無還手之力的中興事件,相信國人還記憶猶新。鬆綁地產雖然只是強心針,但這口氣兒上不來,經濟的休克反應將立竿見影。不管是有意為之還是無心誤傷,去杠杆最嚴重的後果是沉重打擊了中國經濟最具活力、最有價值、貢獻度最大的民營企業和中小企業,不刹車甚至不急刹車,都不足以扭轉局面改變頹勢。


這才是中國經濟真實題面的點睛之筆。為地產和民企鬆綁,才是探索解決之道的正確打開方式。


第九、未曾“戰敗”不為敗,七十周年何以為禮?


貿易戰這種“沒有硝煙的戰爭”,只要及時止損,何以“言敗”?除非敗局一發不可收拾。同時結局不僅關乎國體面子工程,還關乎對時局的持續影響,更關乎對後發實力全面衝擊國運走勢。所以以底線思維構築的經濟模型主要係數大膽預測,明年經濟一定不比今年好,但是明年一定有轉機。不管是先導作用還是政策的時效性,地產復蘇的一定先於實體經濟,也只有地產復蘇了,代表實體經濟和新經濟創造力之源的民營經濟,才有希望和依託。


解鈴還須系鈴人。一系列自扼咽喉一波三折的花式操作,恐怕是對“休克療法”(shock therapy)之父傑弗裏·薩克斯(Jeffrey Sachs)本人最大的誤會,比玻利維亞和俄羅斯的誤會都大都深。況且內外交困腹背受敵的時局下,有什麼理由不把掐著自己脖子的雙手鬆開一點呢?騰出手來應對一下美國的全面出擊,同時保持呼吸,大家都還等著給建國七十周年獻大禮呢。


0001.jpg